深度推薦

來自森之京都的天然工藝品

2022.04.20

森之京都

位於京都府中部的森之京都,有著連綿的山脈、茂密的森林以及清澈的溪流等自然美景。這裡也住著一群工藝大師,使用天然材料製作傳統工藝品與居家用品。這次我們拜訪了製作傳統藍染與和紙的師傅,他們親切地向我們介紹這些難以置信的工藝作品。

藍染:追求令人驚嘆的藍色藝術ーー大前夫婦

藍染被認為是人類史上最古老的植物染料,自古以來就被世界各國使用,日本也有數百年的使用歷史。藍染布料由於象徵好運,普遍被武士穿戴。到了明治時代(1868年~1912年),這種顏色在國際上被稱作日本藍。雖然在現代日本,更方便的合成染料成了主流,但這種鮮豔自然的藍色仍受到全國各地工藝師傅的喜愛。他們用傳統的染色方法,呈現這些美麗的色調。

藍染師傅大前直子在加州學習美術時發現自己對日本藍染的熱情。她現居在美山的一棟傳統茅草屋裡,與丈夫康多一起創作「日常藝術」。

藍染不為人知的魅力

藍染植物在不同國家與地區的種類也不盡相同。日本的藍染植物,又被稱為蓼藍,是日本最常見的植物,它的藍色素存在在葉子之中。

日本的藍染技術過程涉及發酵,這可追溯至200年前的江戶時期(1603年~1867年)。這種獨特的製造方法凸顯出當時的人的智慧與創造力,充分利用有限資源享受時尚裝扮。

即使藍染可以用新鮮的葉子製作,但由於其供應有限不太常見,因此聰明的人們發明了一種技術,使用木灰中的鹼水發酵染色原料。直子提到:「這個過程會花費很多時間、努力與愛,但一旦完成,這種染液可以重複使用好幾次。你可以隨心所欲浸泡織物,並嘗試染出淺色、深色,或不同層次的色彩。」

我們參觀工作坊的那天,剛好是用染缸染色的第一天,直子在十天前就準備好了。在一旁協助的康多,除了是她的伴侶,也是位非洲鼓鼓手。我們端詳著在土間(鋪有泥土的區域)內的染缸,看到一顆顆閃耀的藍色泡泡在空中飄浮。根據直子的說法,這是一種稱作藍染花的現象,顯示染料已經發酵完畢,可以拿去染色了。

看直子在染布,就像在看魔術表演一樣。首先她輕輕地將染布放入染缸,確保完全浸泡在染劑後,小心翼翼地將其拿到水盆清洗。染布在水中氧化不到幾秒就變成令人歎為觀止的藍色,如此清新純淨的顏色,讓整個過程成了一種淨化心靈的體驗。

在染衣服時,兩人需要重複同樣的過程至少七次才有辦法增色。如果是藝術作品的話,有時候會染超過二十次。「這種累積的過程會讓藍染顏色變得更加豐富飽滿。當染色成功附著在織物上,就不用擔心顏色會暈開或是脫落。每當看到這些美麗的顏色出現在眼前時,我會都備感敬畏。」直子一邊欣賞染布,一邊如此言道。

染缸的使用壽命約二到六個月,在這段期間內可以盡情染色。不過由於藍染是一種由天然物質製成的有機液體,使用過後都需靜置一天休息。根據兩人的說法,過度的勞動會導致染缸內的細菌容易感到疲倦,進而妨礙它產生美麗的顏色。大前夫婦的做法並不是為了講求效率與生產力,這是一種尊重天然藍染的生活節奏的方法。

生命與創意的循環

大前夫婦十分講究原料,只使用天然材料製作,並視這些天然產出的顏色為重寶。例如,他們使用的染料成分「sukumo」是由經驗豐富的師傅,花了100天的時間將蓼藍發酵、堆肥。換句話說,製作藍染的關鍵成分是一種進入休眠狀態的靛藍色濃縮物。

大前夫婦會等sukumo再熟成一年後,才開始準備染布。他們將sukumo和其他原料放在陶瓷甕裡,這些是發酵所需的營養成分,像是麥麩、日本米酒和硬木灰製成的鹼水等。透過每天攪拌這些混合物,喚醒處於休眠狀態的細菌,讓色素溶解到液體裡。

左:藍染的主要原料sukumo
右上:大前夫婦住在一棟有120年歷史的房子裡,房子全用天然材料建造,像是泥牆和用荻做成的茅草屋頂。由於這棟房子相當透氣,因此夏季的濕度和溫度皆低,為製作藍染的理想環境。

發酵染液的另一個重要成分是用硬木灰製成的天然鹼水。在過去,人們用柴火煮飯和燒水洗澡的緣故,灰燼很容易成為日常生活的產物。但在現代生活中,可以想見每年要獲得40公斤的灰燼絕非易事。然而,大前夫婦透過在廚房和客廳燃燒從鄰近山脈收集到的間伐材,自行生產灰燼。從他們對藍染的實踐和創造出的顏色,真實反映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大前家的柴火架。他們每年都會砍柴,確保所需的數量。連一根樹枝都沒有浪費。

「我們為什麼要使用間伐材是有目的的。」康多說話的同時,正和兩個小兒子一起砍柴。根據他的說法,由於美山的群山無人維護,與過去相比這裡的生態系統正逐漸崩壞。所以透過間伐森林,能創造一個健康的循環,將這些樹木與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工藝相互結合。他希望能邁出復興美麗山村的第一步。

直子和康多共同推出名為OW的服飾品牌,向世界展示了藍染的美麗及功能性。自古以來,藍染的服飾就以除蟲、除臭和抗菌的特性聞名,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實踐了這點。色調較深,具有多層染料的織物,也有較高的耐久性,因此更具有可持續性。

以將天然的藍染產品重新引入我們的生活方式為使命,大前夫婦的藝術創作也是為了欣賞植物的隱藏力量,與環境相互連結。

了解更多關於大前夫婦的作品:https://www.instagram.com/ow_indigo/

黑谷和紙:美麗又強韌的日本和紙ーー黑谷和紙合作社

傳統的日本紙,又稱和紙以其質樸的品質聞名。與木漿製的普通紙相比,植物纖維製成的和紙更加堅韌。儘管全國各地都有手工造紙廠,但位於京都府北部山區的綾部市黑谷町,因其800年生產和紙的歷史而特別有名。這裡生產的和紙通稱黑谷和紙,以其美麗與強韌聞名。這門藝術由九位和紙師傅一直傳承至今。

小山谷中的生活

和紙源於自然。日本紙的製作有很大一部分仰賴當地的原生樹林,這些樹木具有強韌的韌皮纖維和來自山澗的充足水源。人們相信寒冷的冬天和積雪會增強造紙用的天然材料的美麗與耐久性。

生產黑谷和紙的黑谷町位於兩條河流交匯處的陡峭山谷中,因其地理位置而以嚴冬著稱。稍微離開國道,你就會發現自己瞬間置身於深山中的一個小村落。除了進入黑谷的那條路之外,沒有其他出路,更可顯現這座群山環繞的小村落的隱密。

根據當地的民間傳說,大約在12世紀末,人們開始在這個地區製作和紙。當時戰敗的平家武士逃離了城市,來到了黑谷,他們是第一代以造紙維生的人。此後,村裡的家家戶戶便以製造和紙維生,就這樣過了好幾世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來臨。

黑谷和紙曾被譽為日本最耐用的紙,被應用於各種產品,從明信片、雨傘、燈籠和屏風等日常用品,到包裝京都製的豪華和服的高檔包裝紙,甚至是曾經在綾部市盛極一時的養蠶業的工具都有用到。

根據和紙製造商,同時也是黑谷和紙合作社執行委員的山城睦子的介紹,日本造紙中使用的植物共有三種。黑谷町使用的是最耐用的種類,一種叫做構樹的桑樹混合品種(見上圖)。「我們只使用剝去外樹皮後的白色內樹皮。這種樹一年能長兩公尺,因此我們每年都能用年輕的樹枝製作堅韌具有彈性的紙。」睦子如此說道。

右圖為一束乾燥的白色內樹皮,這是製作和紙的關鍵材料。將秋天採集的構樹樹枝蒸熟,然後在河裡沖洗並在上面踩踏(按摩),再用刀小心地去除任何殘留的黑斑。經過一連串細心的處理與努力,白色內樹皮才得以誕生。

從纖維到和紙

向我們示範和紙製作過程的師傅是茂庭弓子小姐。她在外縣市出生長大,擔任小學老師時,在課堂上深深受到和紙藝術的吸引,成了她搬來黑谷的契機。弓子對和紙的熱情與做工品質深受資深師傅的信任,因而被認可為帶領下個世代的黑谷和紙的師傅之一。同時她也是栽培構樹的義工一員。

弓子在造紙前五天就開始了事前準備。首先,她用鍋裡的沸水軟化白色的內樹皮,接著用河水洗去鹼水,並手工挑掉樹皮上的灰塵。特別是在冬天,這是個痛苦又讓人手麻的過程,但這也是製作出美麗白紙的關鍵步驟。將內樹皮條搗碎成大塊的纖維後,準備工作就告一段落了。

造紙的過程想當然也是全程手工。在名為「漉舟」的大桶裡裝滿了水,加入構樹和植物粘液充分攪拌後,再用木框和薄竹篩製成的器具將其舀起,朝四面八方輕輕搖晃,將纖維均勻地擴散。液體紙漿四處飛濺的聲音在安靜的工作室裡輕輕迴響。

「和紙之所以堅韌,是因為韌皮纖維在這個過程中複雜地纏繞在一起。 我們投入很多時間細心的製作每張紙,這就是為什麼黑谷和紙很堅固的原因。我們也製作薄薄的半透明紙,也不容易撕裂。黑谷和紙相當堅韌!」弓子自豪地說。

將做好的和紙靜置在工作室一天後,會拿去戶外曬乾。每張紙都蘊含著手工製品所擁有的溫度。有機的質地和在光線下呈現出的精緻纖維圖案都令人驚嘆!

「黑谷擁有代代相傳的多種和紙與造紙技術,應用於文具到美術用品等各種物品。每天能夠製作不同種類的紙真的很有趣,也很值得!」弓子說。每當她有造紙相關的問題,都會去找附近的長者,這些人都是樂於分享專業知識的資深師傅。

黑谷和紙無與倫比的秘密或許在於,和紙師傅幾個世紀以來的努力與專注,透過尊重和保護前人的智慧與技術延續傳統。

參觀工作室與體驗

鄰近工作室的黑谷和紙大樓販售各種黑谷和紙的產品(營業時間為上午10點至下午5點,週一和假日公休)。也可以參加製作和紙的工作坊,或參觀工作室。

・明信片製作:每人1,500日圓(含稅)。 需事前預約,5人以上成團。
・工作室導覽:每組5,000 日圓(含稅)。 需事前預約。

我們建議你參加上述兩個活動時要有翻譯陪同。在沒有導遊的情況下,工作室可以自行遊覽,無需事先預約。但請留意工作室有可能在無預約的情況下休息。

黑谷和紙

黑谷和紙

黑谷和紙會館位在森林對面的一個靠河畔的小村落。在800年前,一個武士在這裡發現了一大片的桑樹,於是開始動手造紙。而這個古老的藝術就這樣在黑谷地區流傳了下來。在這裡可以參觀村莊和造紙工房,也能在師傅的帶領下動手製作和紙。 …

主題標籤